欢迎来到杏耀平台注册_杏耀官方

盈利预警、股价暴跌,收购积目也难解映客之殇

原标题:盈利预警、股价暴跌,收购积目也难解映客之殇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mpyujian)

  最近,在直播行业中“挣扎”良久的“港交所娱乐直播第一股”映客,以一则“并购”的消息重新引发了大范围的行业关注。据称,映客集团以8500万美元(约合5.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全资收购了社交平台“积目”,并且该项收购已经最终完成。

  有意思的是,就是在宣布收购“积目”的当天,映客集团还发布公告表示,“集团预期2019年中期会取得不多于人民币6000万元的亏损净额”。很明显的是,映客想要通过对外收购的消息来“抵冲”公司预期亏损的消息,可惜资本市场并不买账。两个消息一出,映客萎靡许久的股价继续应声下跌。

  随着国内直播行业的风口不再,以及以短视频等为代表的竞争对手对整体直播市场的挤压,本来就比较脆弱的直播行业营收生态面临了愈发严重的挑战,在此背景下,作为泛娱乐直播第一品牌的映客当然也无法免于这种困境。

  再加上今年上半年预期将亏损6000万元人民币消息的传来,业内愈发怀疑映客将保不住成立至今始终保持的年度盈利的“金身”,亏损或将成为映客2019年的主旋律。

  至于社交平台“积目”,这家几乎不为大众所熟知的社交产品非常小众,目前的月度活跃人数不过只有五十万人,它顶多是映客未来押宝社交领域新兴市场的一个“新赌注”,且大概率是要“泯然众人”的。

  经历了“千播大战”洗礼的映客显然并没有摆脱自身的生存困境,未来等待它的还有更多需要全力解决的问题。

  收购“积目”,会不会成为拖累映客未来发展的败笔?

  上个月,映客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7月14日以8500万美元全资收购社交产品‘积目’主体公司北京蓝莓时节科技有限公司(蓝莓时节)”。交易完成后,积目原运营团队将继续保持独立运营。

  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讲,积目这款产品都十分陌生。按照官方介绍,积目APP目前已经在年轻人群体里吸引了一批核心用户。积目主打“潮”、“酷”风格,以兴趣为导向,面向的用户群体是对艺术、潮流、音乐有追求的年轻人。目前积目的用户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其中80%以上的用户均为“95后”,用户性别比例相对均衡。

展开全文

  按照映客的描述,“积目APP与映客现有产品的用户重合度较低,彼此具有较强的互补效应,追求潮流、热衷分享与社交、愿意为高品质生活方式付费的年轻群体将为公司提供强大的增长动力”。

  据媒体报道,在今年上半年,积目已经完成了由红杉资本投资的总额为数千万人民币的B轮融资。最新数据显示,积目APP在Apple Store社交类榜单中的排名在第14名左右。

  映客方面对于这次收购的表现可谓是“志得意满”,映客认为,积目APP与映客直播的用户人群特征具有很高的重叠性,但积目用户群体在整体年龄上更加年轻,以95后为代表的“Z世代”用户人群占据绝大部分比例。“这部分用户天生愿意尝试新事物,具备为高品质商品付费的意愿,产品的线上娱乐模式的变现能力较强”。

  在映客对于外来的展望里,它希望积目可以在融入映客生态后,向用户提供更多维度的服务。

  说的简单点,收购积目其实是映客对于企业未来多元化运营方向的“押宝”,作为主营直播领域之外的全新市场,积目所代表的年轻群体社交市场在近些年愈发活跃,映客希望通过收购积目来推进企业新兴业务领地的尝试。

  在新兴业务上,除了收购积目,映客在近年的另一大主攻方向是“海外市场”。映客2018年财报显示,在2019年,映客将寻求拓展海外市场的机会,并计划成立对应的新产品团队。

  而且映客方面还曾公开表示其进入海外市场将不一定仅着力于“映客直播海外版”的方向,它有可能会选择其他社交、互动类的产品去尝试。我们不确定映客收购积目的举动与它海外市场的拓展策略有没有什么必然关联,但可以确定的是,映客自己已经意识到主营主播业务的发展“壁垒”,正在不断谋求新兴业务领地的尝试。

  但月度活跃用户只有五十万、还没进入大众视野就已经面临着大量社交争议的积目真的能帮助映客走出目前的直播泥潭吗?

  资本市场给出了最直接的反馈。就在映客官方发布“收购积目”以及“亏损预警”公告后,映客股价立马波动不止,当天最终跌幅达2%,截止到8月1日收盘,映客股价持续下跌,相比于7月15号消息公布当日的1.560港元,其股价目前已经继续跌到了1.440港元。

  一个略显“悲伤”的事实是,映客股价目前距离一块钱的“仙股”只剩4毛钱左右的距离了,显然市场并不看好映客最近的动作。

  从资本市场的反馈来看,收购积目已经毫无疑问地成为了映客在资本运作层面的一次“败笔”,未来映客方面如果想证明自己,就只有耐心等待积目在社交领域“突围而出”了,虽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非常低。

  回想一年前映客刚刚上市时,坐拥“港交所娱乐直播第一股”风光标签的映客可谓是意气风发,创始人在面对记者采访时更是说出了“腾讯上市时数据和收入还没有映客高,现在的映客就相当于上市三年的腾讯”这样的话。

  上市当天,映客股价一路大涨,最终以收盘价超发行价3.85港元10%左右的成绩“收官”。可惜此后映客的股价表现就一路下跌,在之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映客股价再也没有触达过上市之初的高位,长期在2元以下动荡。

  按照最新的估值来算,映客市值已经比刚上市时跌去了六成以上,而且随着直播行业大环境的愈发“消沉”,以及映客自身所面临的一些问题,未来映客想要重回高位,可谓是异常艰难。

  此外,根据媒体报道,2019年以来,映客方面还曾多次回购公司股份。今年5月28日,映客可变权益实体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还认购了3项本金总额为人民币3.5亿元的招商银行金融产品。

  这不由地让人们对于映客的未来表示担忧。股价暴跌、行业竞争洗牌加剧、盈利告急、巨额回购,这种情况下的映客却选择花费将近6亿元人民币的巨资来收购一家社交行业的“新兵”,映客所作出的“赌注”不可谓不大。

  需要指出的是,在竞争激烈、监管趋严的社交领域,一旦积目无法突围而出,那么映客的这笔收购就无异于“打了水漂”,如此将加剧映客目前所处的不利环境。

  当然,从映客集团的整体经营策略上来看,它收购积目APP有其合理性。从今年开始,映客就在积极布局针对不同地域、不同年龄用户的互动娱乐产品矩阵,最新的积目之外,映客旗下还有主打95后和00后的语音社交软件“不就”、主打中老年人市场的直播平台“老柚”等产品。

  可惜的是,暂且不论未来成功与否,相比于竞争对手们的多元化业务推进,映客目前的节奏已经有些“滞后”了。近年来,陌陌、YY等平台开始发力多产品布局,而且它们已经开始取得了一些成绩,从核心的营收与用户数据上来看,映客正面临“掉队”的危险。

  对比映客、陌陌、YY三家平台的核心经营指标我们发现,在2018年,映客实现总营收38.6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1.01亿元;陌陌的净营收为134.08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34.621亿元;YY的净营收为157.6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6.42亿元。

  在用户维度上,截至2018年底,映客月活用户数为2548万人,相比之下,陌陌的月活用户已经超过1.1亿人,YY的月活用户也达到了9040万。

  映客正面临全面碾压。内外交困之下,映客想要在行业中突围非常难。

  上市即巅峰的映客,正面临全面危机

  映客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2015年上线之后仅半年,它就获得了“独角兽捕手”朱啸虎的青睐并领投了A轮。2016年,腾讯领投了映客B轮融资,映客直播的估值达到了近40亿元人民币的规模。

  2017年,映客在一系列资本操作过后估值被推升至70亿元人民币,只是让映客“始料未及”的是,自此之后,映客就陷入了平台发展的“泥潭”。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直播行业风口就开始面临“萎靡不振”,随着竞争的加剧与行业大环境的消沉,映客的各项经营数据也开始大幅下滑。

  从映客的上市招股书中我们可以发现,2016年第4季度是映客经营情况的“分水岭”。在这一季度,除了用户和付费用户数保持稳定,其包括营收、净利等其他4项核心指标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风口不再、业绩下滑、未来形势不明朗,这让映客开始在资本市场“遇冷”。2017年5月,宣亚国际宣布收购映客不低于50%的股权。根据当年年底宣亚国际公布的最终收购方案我们却发现,映客的最新估值“不增反跌”,已经下降到了60亿元人民币左右。

  更有意思的是,宣亚国际公布的收购方案中,收购映客所需的28.95亿元资金里有21.65亿都是来自映客创始团队的“借款”。这被外界解读为映客方面宁愿借钱给收购方也要套现“脱身”,很明显,映客的创始团队也对映客的未来不乐观。

  即便如此“低价”、“实惠”,宣亚国际最后还是在2017年底宣布停止收购。这样的一个映客似乎已经沦落到没有资方愿意“接盘”的地步。

  需要指出的是,根据映客上市招股书显示,它在2017年调整后的净利润达到7.9亿元人民币,同比还大幅上涨了近四成。

  净利润大涨、低于市场价出售、创始团队出借巨额资金帮助收购方收购......这么一个看起来像是“天上掉馅饼”的收购方案,宣亚国际却最终选择退出了,这不由地让人怀疑在宣亚对映客长达半年多时间尽职调查的过程中是否发现了某些“重大”问题。

  融资之路宣告“破产”,映客于是就只剩下上市的这一条路可选了。2018年7月,映客成功登陆港交所。经历了短暂的“风光”之后,映客“上市即巅峰”,股价目前始终在低点徘徊。

  与资本市场不看好映客未来发展相对应的,是映客上市之后所交出的一份全面下滑的财报。

  2018年,映客集团实现净利润5.86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大幅下跌了26%,营收和经营利润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有意思的是,映客是依靠“其他收入”和“期权价值变动”才实现全年净利润为正,但这个“其他收入”到底是什么,外界并不知晓。

  与此同时,随着近期映客宣布预计在2019年上半年将亏损6000万左右,这就更挡不住映客股价“暴跌”的态势了。

  全面危机之下,股价暴跌其实只是市场对于映客未来发展怀疑的一次集中“释放”,正因为此,映客方面才选择“顶风”斥巨资收购积目、发力其他新兴业务领域,以求在未来降低对于“日薄西山”的直播业务的依赖,转向多元化经营的道路。

  但就像我们前面提到的那样,无论是在直播领域,还是在映客试图进入的社交、海外市场、答题、游戏、电商,甚至是地产等新兴领域,映客都面临着非常大的竞争压力。

  直播行业中,YY、陌陌、斗鱼、虎牙等均表现出了比较强的发展态势,映客与它们相比均没有什么优势可言。而在竞争对手们早已开始布局其他新兴业务领域的背景下,映客后知后觉的涉足也不能让人看出其核心竞争力在哪。

  其他领域就更不要说了,社交市场上腾讯、字节跳动等压根没有把映客放在眼里;游戏直播?斗鱼和虎牙肯定第一个跳出来“围剿”;电商领域映客打不过热门的抖音、快手;海外市场映客才刚刚开始发力。

  映客之殇早已成为“积重难返”的弊病,收购积目更像是映客的一次“无关紧要”的赌博,从整体来看,映客想要改变自身这种危机重重的境地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posted @ 19-08-02 07:45 作者:admin  阅读:

友情连接

Powered by 杏耀平台注册_杏耀官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